公民參與

賭害──「澎湖人反賭故事」之一 
8/15/2016

Picture
白沙鄉招弟阿嬤今年89歲,獨自住在一間破舊的平房。她說,家裡只有舊大廳點神明燈,

晚上她住的小平房不捨得開燈,只靠正對面的路燈照進家門。

今年過年前,阿嬤還能拄著海邊撿來的短硬木當柺杖,一拐一拐,到潮間帶撿海螺,賣一點點錢維生。

過年後,連每天早晚到舊大廳燒香,都得扶著牆才能走穩,已經無法自己去海邊討賺。

今天早上到市場要買六條小魚,人家看到她,不拿錢。阿嬤摀著嘴,不好意思笑笑說,

可是,也不記得那個賣魚的人叫什麼名字了。

她說自己一生坎坷,就是從翁婿嗜賭開始。

少年不知道翁婿好賭,嫁後才發現,先生天天佇戀賭間。

家裡的田產房子,通通被他輸了了。但翁婿還是執迷不悟。

阿嬤激動用手抖著她兩邊的上衣和褲管說,「逐工攏來欲抄找錢」,

將她藏在身上維生的最後一分錢搜去賭。讓她的日子,過得好苦。

嗜賭的翁婿四十幾歲死了,苦難並沒有結束。

阿嬤有五個兒子,自小沒老爸管教,有的常醉酒,其中三個後來都因喝酒出事,

「少年就攏死死沒去啊」。

我說阿嬤真康健,應該活卡久。阿嬤搖搖手。

伊說,「莫啊,莫啊,人生真艱苦。」

聽說澎湖最近又有財團搞賭場公投,

阿嬤很激動。她說,「千萬袂使。」投票那一天,拄著柺杖,一步一步拖,她一定會去投反對票。

商品分類

最新訊息